Peace Of House

我是新一代的开山怪

今天感觉特自豪,毕竟我是凭自己的能力筛选出《1930来的先生》这样的好文,

看完文还要听广播剧,这文真的让人上瘾。

白云大大的文笔和剧情设置真的没话说,人物性格真的都塑造得特别好,金世安苏得让人浑身发抖~

全文把李念虐得体无完肤,最后还把文中唯二两位主要女性角色送作堆,搞起了百合。哦,天下大同。

要说这些年看过的文真不少,很多耽美写手高产似母猪,但总也跳不出自己的框框,

比如水千丞和淮上,人物描写总会不约而同高度雷同。

说句不怕死的话——毕竟水千丞大大和淮上大大的饭也是蛮多,但这两位的文很容易让人产生审美疲劳。

绝世猫痞的蠢萌气质一直到《全职军医》出现才把我的雷点治好,《前夫高能》的开头又让我雷了个好销魂好销魂~

在这里真要隆重介绍一位我以前没关注过的大大,白云诗诗诗,真是高度称职一写手。

如果说《缉凶西北荒》让我敬佩于她文字的专业性,《1930来的先生》则让我倾心于她描写的细腻度。

因为这文,仿佛爱上了南京这座城:

"车子开过夫子庙,开过莫愁湖,映着日头,从大街穿过小巷,好像特特是要把热闹的地方都走一遍,非如此不能排解万般愁绪。而这城市也真当得起这样走街串巷的细看,是真正的艳名无虚,街头巷尾的风光都足以解忧。太阳尚未西沉,而四处笙歌已经转轴拨弦地奏响了排场,所过之处,弦歌细细,花红柳绿,一阵一阵的香风吹进车窗里来。

    在这六朝古都烟花地里,依山临水地摆出无数的逢场作戏,乱世出佳人,男伶女伶都能卖弄风骚,只看谁比谁人美艺高。越是刀兵锋刃的时候,人们偏偏爱听男欢女爱的戏,唱桃花扇,也唱牡丹亭,做会真记,也做琵琶记,秦淮两岸尽是闺怨惆怅,粉气脂光。

    这是多事之秋,也是乱世之秋,人人都知道这是乱世,可还需要莺歌燕舞来粉饰太平。贵人们需要,庶民也需要。好像在那凄凄怨怨的唱腔里,撩撩绕绕的水袖里,铮铮淙淙的鸣弦里,哪怕消磨得一时半刻光阴,也能让人忘却乱世的纷繁,离别的愁苦——哪管你多大的穷的恨、死的怨,只要开腔一唱,轰然叫好,拍腿一笑,也就能当它都不存在了。"

写得够不够细致?值不值得为她叫一句好。

“风景常新,过去这里没有这样多的红叶。”世安说。

    “过去也没我。”白杨说。

    世安微笑地看一看前后,白杨知道他要干什么,白杨拿树叶扔他:“大禽兽。”

    世安捉住一片枫叶,堪堪覆在白杨唇上:“谁要吻你,我只是吻一吻这秋色。”

白云大大让我知道,文笔这东西,既需要与生俱来的感觉,也需要后天的勤奋。她的微博里晒出来她为了写《1930》查看了十本以上的参考书籍,亲赴南京不下三次,为了写《缉凶》里几个主要人物的量刑,特地找了几位专业律师来咨询。

在我看来,这是“晒”的正确打开方式,

远比晒名牌包包、名牌鞋子来得更健康,也更牛逼。

=========

我打上tag了,以后所有的推文都会放进这个tag

不过我写推文的水平不高,多半也是写“卧槽牛逼!”“跪着安利”“快去看!”之类发自肺腑的呐喊

不过,话糙理不糙。真心希望朋友们看完我的推文能回来跟我一起花痴~

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~

评论(2)
热度(3)

© Peace Of House | Powered by LOFTER